tx

熊猫不是猫

平平无奇小熊猫
8,965
新篇故事—录音笔 新篇故事—录音笔

“吵死了,隔壁屋的孩子天天被打,不信你听。”我不耐烦地拿着手机站到了墙旁,“真是倒了大霉,遇到这么个邻居。”

要不是贪图便宜,我怎么也不会搬到这来。

不过,那孩子也真是可怜,摊上了这么个父母。

我还没吐槽完,门铃就响了,从猫眼看去,是个不认识的男人。

“谁啊?”我打开一条缝,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,黝黑的皮肤瘦小的身子,看上去还有几分老实。

“我是隔壁家的,家里的小孩不听话,他妈正教训着呢,这不大半夜了嘛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男人手足无措地说道。

“没事,”我心里不舒服却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,“这年头孩子都皮,就该管管。”

说完我便关了门,夜已深,我可不想跟一个打孩子的家庭纠缠太久。

不过第二天一大早,我又被门铃声吵醒了。

随着门铃声而来的,还有不断的拍门声,我直接来气了,拿着把刀直接冲了出去。

却不想,门前站的却是个嘴角粘着不明棕色固体的小孩,他留着口水,伸出肮脏的手使劲地拍了下我的大腿,吓得我直接叫出了声。

“你是哪家的小孩!”我气着说道,“信不信我找你爸妈?”

那小孩却像没听到我讲话一般,继续拍着我的大腿,嘴里还喊着“给我糖、给我糖!”

我生气了,直接扇了那孩子一巴掌,就在这时,一个穿着睡衣眼角带着睡意的女人冲了出来。

她头发凌乱,眼底乌青,拽着那孩子的手一个劲地给我道歉,而后还怒气十足地拍打的那孩子的屁股。

“妈妈不是跟你说了吗?不能出来,快给姐姐道歉!”那女人说着说着就哭了,她差点给我跪了下来,这幅场景饶是我这个脾气不好的家伙见了都忍不住感到几许悲哀。

也是在这时,我才意识到这孩子脑子有问题。

而这时,昨天那个男人也跑了出来,他拉住女人的手说道:“别打孩子,那个姑娘啊,抱歉啊,我家孩子他脑子……”

那女人有些不乐意地抱着孩子转过身子,脸上满是责怪与疲倦。

男人对孩子比女人好太多了,我唏嘘了几声,而后又转头回屋睡了个回笼觉。

这世上可悲的事那么多,不就一个智商有缺陷的孩子,能算什么?

我下楼倒垃圾的时候遇到了几个上年纪的大妈,她们拉着我的手问我是不是四楼新搬来的租客,我冷漠地点了点头,刚想走却被大妈再次拽住了。

“你租房的时候怎么不来转转啊?住那家隔壁不得吵死?”一个胖大妈磕着瓜子说道,“他们家不容易,我们家也不容易,我家孙子都要中考了,昨天还因为那孩子吵得睡不着觉。”

“就是就是,我家孙女高考失利也是因为这个,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能跟这家人住一起。”另一个大妈附和道。

“你白天要工作吧?那你能有精神?”其中一个大妈突然问我道。

“那不然还能怎么样?”我反问道,“我可是签了三年的合同了。”

早知道房东这么坑,我也不至于一口气签这么久。

“要不你跟媒体反应反应,让那家人把那孩子送掉,你们年轻人不就爱搞这套吗?”那个胖大妈鬼机灵地说道。

我白了她一眼,我年轻又不是傻。

就在这时,我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,她对着胖大妈说道:“你怎么能说这种话?那孩子说送走就送走?把你家孙子送走你乐意不?”

那胖大妈成功地闭上了嘴,而我则趁机跑回了楼,毕竟上了年纪的大妈就爱八卦,我可不想刚来这就被这些大妈造出什么瑶。

而呵斥胖大妈的女人也跟我上了楼,她说她上居委会的,还跟我介绍了我隔壁家的情况。

两个离异家庭组成的家庭,男人叫林伟强,送外卖的,老婆在乡下跟人跑了。女人叫魏秀容,城里人,老公发达后把她给甩了。

而那个痴痴呆呆的小男孩则是秀容跟前夫的孩子,林伟强是不仅是个好丈夫更是好父亲,这几年来都没抱怨过什么。

说到这,女人再次诚恳地跟我说道:“那孩子也是可怜,你就多包容包容,不要因此伤了邻里的和气。”

这楼上楼下,哪有什么和气可言?

胖大妈她们的埋怨可不仅只是埋怨,若是可以,怕是都想替那对父母把那孩子送出去了。

“话说,为什么不送那孩子去特殊学校?”据我所知,确实有专门教育这种孩子的地方,那家应该也拿得起学费吧?再说了,政府那边应该也是有补助的。

“哎,之前送去过,结果回来一身伤,后面秀容说什么也不愿意把孩子送过去了。”那女人一脸愁容地说道。

“别看那孩子胡言乱语,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样子,可他倒机灵得很,长得又秀气,只是不太灵光罢了。”那女人叹了口气,“你就当是做做好事,多担待担待。”

“担待可以,但要是真过了界,我肯定也不乐意,他们不容易,我也不容易。”我可不是那种为了别人着想可以毁了自己利益的人。

烂好人谁爱当谁当去,反正我不乐意。

“理解理解,要是真的严重影响到你们,我也会帮你们讨个公道的。”那女人说道,应该也是个分得清轻重的人。

我不免对这女人多了几分好感,这年头,像这样多为别人考虑、着想的人可不多了。

不过,那家的孩子可怜是可怜,可一到晚上却让人头疼得很。

虽说那家有做隔音措施,可架不住孩子往外跑,整栋楼都被这孩子搞得闹哄哄的。

尤其是住楼上的胖大妈,本来就是个不好相处的人,这一闹,她本就不满的心彻底爆发了。

天还没亮,我便被门外的动静吵醒了,我打开门,只见胖大妈手里揪着那小孩的衣领,凶神恶煞地对着那家吼道:“就你家孩子是个宝?我家孙孙被吵得都没心思复习了!今天这事必须有个交代!”

林伟强一个劲地低头道歉,而秀容却拽过胖大妈手里的孩子,疯狂地拍打着那孩子的屁股。

“妈妈不是跟你说了不能去外面了吗?你怎么又出去!”

“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啊!”

“你以前都很乖的,你能不能跟以前一样?”

“妈妈真的很辛苦的,你就放过妈妈,好吗?”

秀容一边打一边哭,那孩子哭得更大声,那副场景我看了都不免唏嘘,就连胖大妈都忍不住拽过孩子对秀容说道:“实在不行就送到特殊学校去,你这样打能打听话?”

一旁跟着下来闹事的住户也附和道,这场危机便在秀容与孩子的啜泣声中化解了。

只是,秀容真舍得把那孩子送到特殊学校吗?

那个好心的女人又来了,她没去秀容家,而是先来了我家。

“哎,今早的事我都听说了,你们也不容易。”

“我还好,主要是胖大妈她们。”我递给那女人一杯水,“你来我这有什么事吗?”

“这不,给秀容介绍几所特殊学校,小越那孩子真要送过去了,不然这楼里楼外的日子都不好过。再说,那里的老师都是专业的,说不定对小越的病情有所帮助呢。”

小越,也就是那孩子,全名叫沈越君,倒是个好听的名。

“那里不应该去他们家吗?来我这……”我皱起了眉头,我对特殊学校了解得又不多,找我干什么?

“这不,想让你陪我过去劝劝秀容,我怕我一个人劝不动她。”那女人放下了手中的水杯,“刚刚伟强给我发消息,说他们说什么也不愿意把孩子送到那地方。”

“你说说,这对夫妻真是的,几个小时前说好要送过去,现在又改主意了,唉。”那女人又叹了口气,“我寻思着你跟秀容的关系还算比较好的,这不,来找你这个场外支援了嘛!”

“哈哈,可以呀。”我假笑道,我跟秀容的关系也算不上多好,顶多就是比其他住户包容了点,谁让我一开始扇了人家儿子一巴掌呢?

不过,我也没事做,倒不如过去凑凑热闹。

一进屋,我便看到那孩子光着身子拿着手机跑回房间的画面,而秀容则坐在地上拿着衣服擦地板

林伟强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那孩子尿裤子了,你们坐,我叫秀容过来。”

我和那女人穿过一地的玩具坐在了满是薯片的沙发上,秀容将手中的衣服放到了卫生间便走了过来。

“我觉得,我照顾着孩子更好。”秀容搓着手低声说道,“我真不放心让小越一个人去寄宿学校。”

“我给你介绍的这几所学校都是有保障的,不会再发生上次那样的事,再说了,小越去了学校可以交到新朋友,说不定他会更高兴呢。”那女人将几册宣传册放在了桌上。

“可是,我就是不放心。”秀容继续说道,“上次那家也是有保障的,照样发生了那种事,你说说,我怎么可能放心让孩子再去?”

那女人面露难处,只好转移话题道:“那你现在忙得过来吗?”

秀容这才松开了紧锁的眉头,跟那女人唠起了家常。

我拿起了我准备好的小礼物走到了小越的房前,前几天我过来送东西时说好了要给小越送给小汽车,今天刚好兑现承诺。

我刚要敲门,便看到小越从卫生间里跑了出来,他看着我手中的礼物袋,好奇地问道:“这是给我的吗?”

我还没回答,门便被打开了,林伟强从里面走了出来,他正要呵责的神情眨眼间变成了惊讶。

“啊,你怎么来这边了?”林伟强的脸上闪过一丝心虚。

“我来找小越。”我举了举手中的礼物袋,揉着小越柔软的头发说道。

“这样啊,那、那个,去客厅吧,小越那孩子拉到床上了。”林伟强摸着鼻子说道,“我等会要整理一下他的房间。”

可小越却拉着我的手委屈地说道:“我没有!是他拉的!!”

“这孩子总这样,等会又该说是你拉的了,唉。”林伟强无奈地笑道,他揉了揉小越的头,而后转身走进了卫生间。

可小越却继续对我说道:“姐姐,不是我拉的,是他拉的,不是我!”

“他是谁呀?”我问了一句。

“是妈妈、妈妈!”小越激动地说道,我只好拉着小越走回了客厅。

我刚刚想什么了呢,竟然以为是林伟强陷害小越,怕是宫斗剧看多了。

劝说自然没成功,秀容像是害怕失去小越一般,非要把小越捆扎身边。

可小越却越来越闹腾了,一清早,我便听到秀容歇斯底里的哭骂声。

我一开门,便看到秀容门前的那堆东西,以及站在东西堆旁的小越。

小越看到我后便跑到了我身后,他唯唯诺诺地问道:“姐姐,妈妈不会送我走了吧?”

而秀容也看了过来,她眼中布满了血丝,一头凌乱的头发以及满是污渍的衣裳无不透露着她的辛酸,她摇了摇头,而后抱头痛哭。

我拉着小越走了过去,可秀容却再也没有精神理会他人,我能感受到秀容身上的绝望。

我看了眼秀容身后的家,家中一地狼藉,而林伟强却不见了踪影。

秀容决定把小越送到特殊学校了,当她跟我说这句话时,脸上满是无奈。

她说她照顾不了这个孩子了,也许,只有特殊学校才能照顾得好吧。

林伟强这个老实人只能默默地拍着秀容的肩膀,而秀容这才勉强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这对夫妻的决定让整栋楼的人都松了口气,大家手忙脚乱地给小越准备住宿的东西。

可小越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,他拽着我的衣角红着眼问道:“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?”

我摸着他的头哄道:“妈妈不是不要你,妈妈是要送你去学校上学,这样你就可以跟姐姐一样去工作赚钱了。”

小越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我将手中的录音笔递给了小越。

“你要是想姐姐的话就把想跟姐姐说的话录下来,等回家的时候播给姐姐听。”

小越认真地接过录音笔,而后便跑回了屋里。

夜半,一道坠落声响起,一楼的住户大喊道:“不好了,有人跳楼了!”

我急忙跑下屋,只看到一地血色,而那个小小的身影正躺在血泊中。

秀容也跟了下来,她看到那个身影后直接瘫坐在地,整栋大楼皆是喧哗,大家怎么也搞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。

胖大妈气冲冲地对秀容说道:“你怎么看孩子的!”

秀容像是想起了什么,她挣脱了林伟强的手爬到了小越身旁。

“妈妈不送你去学校了,你起来,妈妈带你回家。”

秀容的脸上满是泪痕吗,她想要抱起小越却被林伟强拉到了一旁。

那天夜里,警车与救护车一同开进了小区,伤心过度的秀容一头撞墙,就连林伟强这个大男人都拉不住。

凌晨如约而至,而小越却留在了那个晚上。

而大家又过上了正常的生活,我也一样,只是经过那个地方时不免感到一阵悲伤。

可是夜晚,我却怎么也睡不着,我又走到了那个地方,看着已经干枯的血迹,我不免唏嘘一阵,不过人死不能复生,除了唏嘘我也不能做些什么。

我熟练地拿出烟,正要拿打火机便看到了林伟强的身影,而站在他身旁的人正是那个善良的女人。

不过这个点,秀容还躺在医院吧?该不会医院那出了什么事?

我正要走过去问问情况,却看到林伟强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,他将那个女人搂在怀里,昏黄的路灯照在他们的脸上,不禁让我打了一阵寒颤。

那女人快速地从林伟强怀中钻了出来,她亲了一下林伟强后便离开了。而林伟强的脸上又挂上了愁容,他朝我的方向走了过来,我立马躲到了一旁。

直到林伟强上了楼我才敢起身,我正要出来,却碰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,我蹲下一看,正是我送给小越那个录音笔。

等我上楼时,秀容家已经站了很多人,我听到林伟强的哭声,他哽咽道:“秀容怎么这么傻,我就买个饭的功夫,她就、就跳楼了!”

“都怨我,我没看住孩子,都是我的错!”

大家安慰着这个可怜的男人,可我从人群望去,怎么都觉得林伟强在假哭。

也许,他从来就没哭过。

我回到了屋里,打开了录音笔,里面传来了林伟强的声音。

“叔叔跟你说过了,妈妈不要你了,妈妈会跟叔叔生小弟弟,你永远都进不了家的。”

“哟,哭起来了?你要是再哭的话,叔叔就把妈妈杀了。”

“不要想着叫妈妈起来,妈妈吃了安眠药,一时半会醒不来的。”

“记住,要是跟妈妈说叔叔的坏话,叔叔就让你永远也见不到妈妈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想要跟妈妈在一起啊?你去楼顶跳下去,妈妈就会照顾你一辈子了。”

仅有 1 条评论
user 编辑评论信息
插入图片

隐私评论
  1. @
    兴哥's Blog 8月21日
    Windows 10 · Edge · 重庆市 电信

    这是写的短篇故事?